• 军工巡礼丨大国重器背后的中国军工 2018-03-26
  • 李锦斌:牢记习近平总书记教导 践行“三严三实”再出发 2018-03-26
  • 2018全国两会街采:新时代你最关心啥? 2018-03-26
  • 肯德基助力北京马拉松 K-run跑团表现亮眼 2018-03-26
  • 浅谈:互联网真的是房地产的灵丹妙药吗? 2018-03-26
  • 有了人气IP,咖啡馆这下有“料”了 2018-03-26
  • 中国职场人平均22个月跳槽一次 深圳人才吸引力指数排第二 2018-03-26
  • 沧州南皮金程驾校已注销退学学员学籍 2018-03-26
  • 2017最新qq简单唯美个性签名 2018-03-26
  • 2月份打虎排行榜—春风似刀的博客—强国博客—人民网 2018-03-26
  • [视频]迈进新时代 踏上新征程——漯河市2018年春节联欢晚会(下) 2018-03-26
  • 亲爱的你在哪里在线试听 2018-03-26
  • 女神宠夫日常TXT下载,作者寒冰曳,全本小说 2018-03-26
  • 杜家毫许达哲看望全国两会湖南新闻工作者——新华网——湖南 2018-03-26
  • 住冀全国政协委员共提交提案99件 2018-03-26
  • pk10高手方法论坛 >> 白狼公孙 >> 目录 >> 第四百二十二章 狼卧年关

    第四百二十二章 狼卧年关


    更新时间:2018年03月25日  作者:一语破春风  分类: 历史 | 秦汉三国 | 一语破春风 | 白狼公孙 
    白狼公孙 第四百二十二章 狼卧年关
    第四百二十二章狼卧年关

    pk10高手方法论坛 www.bdzq57.com 第四百二十二章狼卧年关

    一语破春风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  冀州,邺城。

    “不吃药……端走!”中气不足的声音暴怒的响起。

    宽袖飞舞,呯的一下,瓷碗摔破在地上,汤药四溅,瓷片碎裂弹飞了出去,一双步履刚好迈过门槛,瓷片滚到进来的脚边转了转。

    房间里气氛显得凝重,周围服侍的侍女垂着头大气也不敢出,前方进来的身影,穿青衣褐袍,身材匀称,便是别驾田丰,他朝床榻两旁的仆人挥退,又朝袁绍的妻子刘氏拱了拱手,神态肃穆正气。

    妇人见是田丰,也不好多说,点点头,转身离开房里,侧间还有袁绍的长子袁谭、三子袁尚,前者身形高大孔武有力,样貌粗犷,听到里面摔破瓷碗的声音,便是想要推门进去,片刻后,刘氏却从里面退出。

    “母亲,父亲他身体可无恙?”

    “心里呕着气呢……哪里吃的下药?!绷跏涎劾锫蹲诺S牵骸案崭仗锉鸺菀补慈傲?,也不知道怎么样,显思与你尚儿也一起进去吧,让他看在眼里,心里也好过一些?!?br/>

    比兄长挨上一个肩膀的袁尚,相貌俊秀,但也显得有几分文弱,话语却是条理清晰,颇为大气:“母亲且放心去休息,我这就与兄长一起进去看看父亲,二兄与二嫂,必定无恙的?!?br/>

    刘氏欣慰的点了点头,这才让丫鬟搀扶着回去。此时,兄弟二人轻轻推开侧门走入袁绍的寝室,那边说话的声音正持续着。

    “……辽东已被公孙止平定,虽然丰不知道公孙度为何不与主公或曹操联合,却是独与公孙止这头恶狼携手,但眼下却是最好打击上谷郡的时机,上谷郡数十万鲜卑、乌桓俘虏要安置,公孙止麾下将士刚经历了两场大战,正是士气疲惫之时,若是出其不意,攻打上党、雁门、居庸三地,让其尾难以相顾,一旦攻破一处,率兵长驱直入拿下要之地,等来年春暖之时,加快进兵度,若能形成夹击之势,上谷郡安危尽在主公手中掌握!”

    激动的话语里,靠在榻上的袁绍看着眼前慷慨激昂的老人,目光微动,片刻,挣扎着想要起身,“元皓之言深得我意,公孙止向来以奇制胜,如此我也反其道而行……定能打他一个措手不及?!?br/>

    “主公若是这般想就对了,对待白狼不可以常理待之,他用奇,主公也要奇方才摆脱他设计?!?br/>

    病恹恹的袁绍脸上终于了有血色,笑了起来,对面的田丰拱手,肃然立在那里。

    “元皓不必太过多礼,眼下已至深秋,上谷郡应该是最热闹的时候,往日里公孙止常常以少克多,无非是偷袭、迂回而已,若此次奇袭过去,将他击败一次,他常胜的名头将会打破,我冀州兵将心里也就没有太多压力了,元皓当助我一臂之力?!?br/>

    此时今日床榻间这番虚弱的话语能这般说出来,田丰心里终于感慨主公能接受他这番建议,便是下跪应诺,袁绍从床榻上伸出一只手将他搀扶。

    “往日是该多听元皓之言?!彼成嫌辛诵θ?,“你和沮授与其他郭图、逢纪等人不同,性情耿直,敢说直言,今日我心情愁云已散,我们谈谈如何突袭那头白……”

    正说话间,房舍外面庭院,有人从长廊那边持着一封信函跑来,敲响了房门进去时,打断里间的说话声,袁绍接过递来的素帛,展开看了一眼,脸色不变的叠好,挥退了下人,朝田丰笑道:“突然有事不便元皓说下去,待我病好再招元皓过府一趟,细细商谈?!?br/>

    “主公不可犹豫??!丰虽不知上面写了什么,但舍一子而平边地五郡,此机会稍纵即逝,往后怕是再也没有了,还请主公三思?!?br/>

    手微微用力捏紧素帛,袁绍目光偏去别处,声音沉了下来:“……元皓,你……出去吧?!?br/>

    如此话语里,田丰看了一眼那张素帛,只得咬牙点了点头,朝袁绍拱手长揖一礼,犹豫再三,最终还是退出门外,轻迈着步履走过庭院,一片树叶落到头顶上,他抓下来捏在手中,抬起目光望着院中大树,树枝上飘落的黄叶,正一片片掉在石桌上面,长出了一口气,仰头闭上眼。

    “时机一错,不知要等到哪年哪月了?!彼嵘?。

    身影走后,弥漫药草味的房间内,气氛越凝重起来,周围听不到任何丁点声响,显得死寂,袁绍在长子搀扶下坐到床沿,看着碎裂地上的药碗,摇摇头:“田丰出此计确实很好,不是为父不愿意用,可是一旦用了,熙儿和甄宓怕是凶多吉少,不是他的儿子,他自然不会心痛……”

    话语陡然停顿下来,袁绍偏头看了这个五大三粗的儿子一眼,“显思啊,你该回青州坐镇了,为父身体还撑的住,好好在青州待着严防曹孟德?!?br/>

    袁谭怔了一下,原本搀扶的手慢慢松开、垂下,过得一阵才开口,不过声音有些嘶哑:“父亲身子既然无恙……那孩儿就先回青州了,待年关,再回来看望父亲和母亲?!惫笆值妥磐?,退开两步,缓缓从侧门走了出去,门扇关上的时候,他的视线一直看着父亲的侧影,直到间隙也阖上了。

    房门阖上的轻响传来,袁绍身子虚弱的动了一下,转去望向旁边的三子并没有说话,只是示意让他靠近一点,握住袁尚的手拍了拍,叹了一口气:“显甫……你要是长子该多好啊,为父也不用这般为难了?!?br/>

    手轻轻拍打儿子的手背,外面已是十一月,深秋了。

    送信的队伍在不久之后,出邺城远去千里之外,翻山越岭跨过雄壮的关隘,在入冬第一场雪之前抵达已是寒风凛冽的上谷郡,许攸披着厚厚的裘衣下马站在衙门前,被手持画戟的小将告知,现在衙门不受见这些,必须面见将军府长史或亲自与北地都督交谈才行。

    俨然,此刻公孙止并未在城中,好在许攸也并未是冀州来的人就受到苛待,便是去了驿馆入驻温暖的房舍等待召见了,而此时,公孙止与李儒、田豫,以及一批军中大将走在工匠聚集的工坊区附近。

    寒风呼啸拂过大地,随着年关将近,属于商人的工坊也即将停工,匠人们66续续的归家准备过年了,此时的一片片密集的工坊区人声少有听到,走过写有‘工坊’二字的牌坊,两边都是大大小小的院落,偶尔会有人从里面进去,是留守的护院,而属于衙门的工坊还在这片区域的后面,但此刻公孙止不让众人骑马,一边参观,一边朝目的地过去。

    “.……这片地方,大多都是商人将收购的皮毛、筋骨在这里加工,然后再运往南面,当然也会从中原各地,或山里私人悄悄开采的铜铁矿石运送到这里锻造,然后出售给官府,这几年我们在山中也现了几处蕴藏丰富的矿脉,这样的局面才稍好了一些,但开采之法没有中原那般有效,产量上还是不够?!?br/>

    李儒虽然交卸了郡丞的差事,但对于经手了数年的上谷郡,一草一木,一斗一升,都了如指掌,一面走,一面给身旁身披大氅的狼王做出介绍。毕竟公孙止常年征战在外,回到上谷郡不是在家里,就是在军营,衙门虽也过去,但也没有实地真切的看过这般有印象。

    “当初这座人烟稀少的郡县,能走到今日这般,不容易啊……”公孙止望着四周贴着喜庆字画的工坊院门,颇有感慨的叹出了声音,“.……若非袁绍这头大熊逼得紧,就像一把刀悬在头顶上,想必也做不出这般成就来?!?br/>

    “说到袁绍,主公打算何时见那许攸?”李儒紧了紧脖上缠着的狐尾,随意的问道。

    “.…….呵?!惫镏垢鹤攀执蟛酵白叨?,并不在意的挥了一手,走到前方一座气势澎湃的工坊门口停下,望着高耸天空的旗帜,白色的巨狼在风里招展,眯了眯眼睛,豪迈的声音在这风里落下。

    “……我不吭声,这北方何人敢动弹?把他继续晾在驿馆?!?br/>

  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zanghaihuatxt白狼公孙 第四百二十二章 狼卧年关


    上一章  |  pk10高手方法论坛  |  下一章